Hello, I'm infiWang.

  西西佛斯因恼怒了神祇, 被罚以一项永无止歇的苦刑: 将一块大石头从奥林帕斯山下推到山上. 但由于诅咒的力量, 巨石抵达山顶的刹那, 就会自动滚落到山下, 周而复始. 西西佛斯永远没有完成使命的一天, 永远重复同样劳苦无望的命运……
  然而有一天, 西西佛斯在搬运巨石的途中忽然觉得自己搬动巨石的每个动作都那么美: 他专注地观察着自己全力以赴的每个当下, 有了一种幸福感; 他全心享受这份苦役, 不再抱怨焦虑. 奇妙的事发生了: 诅咒竟然在这一刹那解除, 巨石不再滚回山下, 西西佛斯从永无休止的苦役中重获自由.

这是他的故事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父亲在一个傍晚给他展示了一台笔记本电脑. 小孩子生性爱玩, 乱按之下不小心把电脑的光驱弹出了, 引得父亲一阵大笑.

  6岁那年, 他在父亲的书柜上看到了一本Delphi编程教程, 拿下来开始瞎读. 父亲见状打开了电脑, Delphi的界面映入眼中. 他不懂什么是编程, 但觉得控件拖拽后就成了电脑里的界面是很奇妙的事. “你拖了个计时器, 想编个时钟吗?” 父亲调侃道. 原来这就是编程? 他想着.

  小学时他用着Word自带的VB不时在计算机课上瞎搞, 意外发现了变量类型间转换的奇妙关系; 靠着Minecraft, 他见识到了mod与底层JVM的神奇. 彼时VB.Net带来的巨大语法变化让他连面向谷歌编程都无所适从, 也许是时候学新语言了. C++? 听说大学都不一定学的通. 在书店乱逛时, 一本《精通C#》让他喜出望外, 打开了.net的新世界.

  父亲换了工作, 在一个军工机构下属单位. 父亲带上他去公司玩, 楼下的火车呜呜地飞驰. 中午, 他们一起出去吃饭. 高新区很冷清, 但这条街道却不一样, 路上全是精神的学生. 坐在自行车上, 店铺招牌一个个地从眼前飘过. 突然招牌断开了, 取而代之的是围墙上一个个的三环图标. “这里是SF, 现在我们省最厉害的高中! “ 父亲说着, 满是期冀.

  时光眨眼间飞逝, 他小学毕业了, 小升初考上了全省最优秀的两所初中——一二一中学和建设路中学. 父亲认为建设路中学会更好, 因为高中升学率更高; 但他在一二一中学的考试中得分更高, 所以他还是去了一二一中学.

  他认识了Mouered, 最开始只是因为Minecraft. Mouered喜欢航模, 他喜欢计算机, 未尝想Mouered知道他的兴趣后找他借了一本VB编程教程. Mouered写了个聊天软件给班上用, 信息老师见了大为赞叹. 他想写个安装器, 哪知道自己连开源压缩库都用不通; 他想用C#写个能与Mouered的程序兼容的客户端, 甚至还能用QQ做广域网通信, 最终却只写了个主界面就懒病发作. 但他却想开个大公司, 幻想着超越巨硬和谷歌……

  每天早上, 他都会骑自行车上学. 寒风瑟瑟, 路边树上的梧桐叶所剩无几. 初三即将升学, 但他的成绩却依然不理想. 父母曾专门找他, 用上期末的分数做了个换算, 数落着连No8HS和No10HS都考不上. 他不满地争辩: 一二一中学的题目很难, 他腿受伤体育低了20分…… 但在父母看来都是狡辩. 他压力倍增, 上学路上只想着更快一点, 在那霓虹灯关灯前超过它, 否则就考不上SF…… 他知道这是幻想, 物质世界是永远不会随主观臆想改变的, 但又有何用?

  梧桐树又长满了绿叶, 天气渐渐炎热. 中考到了. 考完的那天晚上, 狂风大作, 雨水倾泻着打响了屋檐与树叶, 10多个响雷打在了他家附近. 他听着、看着, 想笑又不知道为什么.

  他交了SF的志愿单, 想象着和父亲一起上学.

  父母以求稳为由, 逼迫他把志愿改成No1HS.

  他已经不记得那几天是怎么过去的了. 永恒的夏日, 无尽的阳炎, 只有一台树莓派和几块开发板陪他度日. 只要父亲一回家, 他们便争吵着志愿的事, 却都以填都填了为由硬被搪塞了回去.

  575分. 他刚想跳起来, 却还没使力就绝望地掉了下去.

  这是一个即便在一二一中学这样群英荟萃的地方都亮眼的分数.

  Mouered去了SF, 他也本因这样, 但没有; SF开始了YNOI的复兴, Mouered也参加了; 他也想去, 但No1HS对OI根本不上心;

  他开始幻想着时光能倒流. 但不可能.

  17年, 父母想方设法让他进了SF, 但不久他就倒在了抑郁症下.

  他开始了漫长的休学. 又是一年盛夏, NOIP2017就快到了. 他本想找HYH老师请LYY带他, 但他的心境甚至连游戏都打不动. 云竞赛? 也好. 他开始在Bihu上看OIer们的交流, 混进OI群静静听讨论. 他开始慢慢学习编译装载原理, 向高深的C++进发.

  红嘴鸥飞临, 又是冬天了. 他开始迷上了理论计算机与图形学. 和沙雕网友打游戏虽然能让他开心起来了, 但不论如何终要面临复学. 5月, 初夏, 他和母亲去了成都, 见了OIer YY和YY的教练. “伙子加油! “

  9月, 他回到了学校, 不过是SF.cg. 也好, 他想. “但是OI呢?”

  ”现在有一个竞赛, 感兴趣的可以过来看看. “ “是NOIP吗? “ “对的. “

  就这样, ZSH成了他的教练. Mouered开始调侃他是不是圆了梦.

  我想, 是的. 不论是学校亦或是OI.

  ”他”就是我, infiWang.

  16年的我哪能想到自己会走上一条这样的道路. 翻开初中毕业纪念册, 自己所留下的那句”做最好的自己”依然醒目.

  是的, 我OI很菜. NOIP18没读懂题意+想多丢了100多分, 今年NOIPCSP19更是连100都没上. 也许着一切只是我对SF的情结? 又或就如塞尔达织梦岛中风之鱼的一场梦? 这不重要. 重要的是, 我为了自己奋斗过. 虽然我NOIP2018分数不占优势, 还是在NOI19-YN省选考到了全省第五; 我用OI克服了抑郁和社恐虽然还不完全, 在这奇幻的经历中认识了YZH、GLY、HWH、YY、WilliamGong(GTL)、XWY、SheKong(PYH)、JzJiang(?, Jz要是看见联系我下)、neilkleist(G??)、yussgrw(GRW)、范滇东(FLW)、泠妄(SQ)、悠悠(LYZ)、一个昵称(WYX)、wyqwq(WY)、QiFeng2333(WYH)众多YN及省外的OIer, 而且恐怕是SF理社的第一名SF.cg社员; 在班上, 我们也有着LJC、LMJ、ZSM等众多各学科竞赛选手互相支持; 在CS方面, 我学到了很多算法及算法的思想, 对计算机的认识又更深了……

所以OI究竟是什么?

  就如ZCY所说: “我们喜欢的可能不是OI, 而是OI这件事情本身, 而是和一群志同道合的人一起, 做些即使拿自己的未来做赌注也喜欢, 也要去做的事情.” 所以, 对事物的经历与过程才是更为重要的吧.

谢谢你听完我的故事.


我和SF, 摄于和成国际. 拍完这张照片后我回学校溜达了一阵

另外感谢Mouered(LWK), ZXY, ZSH, LYY, WBY.


 评论